元青花鑒定理論的新探索發現——上博《元代青花瓷器大展》觀后感悟

發表日期:2013年11月20日  人氣:2184  錄入:admin

元青花鑒定理論的新探索發現

                          ——上博《元代青花瓷器大展》觀后感悟

    由寧夏收藏協會牽頭主辦,新消息報、吳忠博物館、寧夏六維辯證文物鑒定研究所、內蒙阿拉善盟收藏協會、吳忠市收藏協會、石嘴山市收藏協會、陜西三邊文化研究會聯辦的“在寧、蒙、陜民間尋覓元青花五大主題系列活動”,2013年元月已進行了前三主體活動(具體介紹見上一期雜志)。這三個主題活動中,第二主題——赴上海博物館(下簡稱上博)參觀元青花大展,讓各位藏家終身難忘?;疃?,各地藏友先后分批次赴滬,近距離、多角度目睹了來自6個國家90余件“圣物”元青花,參觀后大家均感嘆:“不虛此,行真是開眼、長知識,是收藏人生一次印象最深的收獲教育?!北收嘸仁譴舜位疃淖櫓?,也是一個受教育深,收獲更豐的人。在滬三天,筆者住在距上博800米處的賓館,三天時間全泡在元瓷展廳,每天開館進去,中午不吃飯,閉館時才出來,對90余件元青花,可以說是反復細致看了上百次,但仍覺不夠。

    從上博工作人員口中得知,此次展覽是原上博館長汪慶正在世時一直努力運作的一件大事,汪館長仙逝后,上博領導仍繼續努力運作這件事,先后游說英國、美國、伊朗、日本、俄羅斯等國,做了大量公關游說工作,而達成借展協議,后又游說國內相關博物館也達成借展協議,先后運作實施共十余年時間才得以完成此次大展,可謂來之不易。在借展南京博物院“蕭何月下追韓信”元青花梅瓶時,因該梅瓶系南京博物院鎮院之寶,故只答應借展七天,多一天都不行,開展后南京博物院人員七天展期一直陪伴梅瓶左右,七天到期即刻撤展運回,由此可見此次大展來之多么不易。另外,此次大展也是耗巨資才能得以舉辦,因震驚全球的“鬼谷子下山”大罐也在借展之列,而該事先有2.4億元的成交記錄,故運輸、展覽的保險費是以2.4億元計算,其他89件同樣以此做參照,光運輸、展覽的保險費就是一個天文數字。再加付給物權單位的借展費用更是數額不菲。故此大家深深感嘆不虛此行,也許此生再難有此機會。

    在近10厘米距離、多角度、細微觀察了90余件元青花后(后又補充了保定市窖藏出土的5件),筆者的一個深刻感受是,以往所有關于元青花的書籍和鑒定理論標準,都顯得非常蒼白、無力,甚至都有不少偏頗和錯誤。例如:

    (1)近距離觀看元青花那瑩潤肥膉、質感靈動、具有無限靈性的曠心怡神的感覺,和平時看平面印刷圖案有著很大的差異。那種心曠神怡無限美妙的感覺,無法用語言描述,讓每人事后閉目回味都有又置身于現場、留戀難忘的深刻感受。

    (2)90余件元青花發色各一,迴然不同,有幽藍、湛藍、亮藍、深藍、淺藍、灰藍等,絕非過去書中所說和圖錄所示就一兩種色澤色階。就連此次大展發行的特輯圖刊,雖印刷精美,但終因是印刷品,無法展現出器物靈動有層次的原色原貌。只有親眼看了實物之后,對元青花的發色認識才能有一個具象的深刻感受,同時也是一個極大的提高和全新的認識。

    (3)釉質、釉色也各不相同,大相徑庭,有肥膩,也有緊皮薄釉。僅釉質的質感也各有各的特點、特質,其中的差異無法用語言準確描述,只有親眼目睹才能體味出其中的各自不同。這對許多書籍、專家所表述的一兩種釉質特點的觀點完全是一種顛覆。釉色也同樣如此,完全不是過去所說的僅是單一鴨蛋青色的釉,而是多種色澤、色質,有些還是過去專家認為元青花根本沒有的釉色也在展品中出現。這又給我們研究元青花提出了一個需要深思的問題。

    (4)元青花鐵銹斑的顏色與狀態一直是傳統鑒定的重要標志,甚至過去一直把鐵銹斑限定成一種具象標準。而這次90余件展品中。鐵銹斑的呈色狀態也同樣是各不相同,各式各樣、各色各狀,無法一一描述。過去有不少人都把沒有鐵銹斑就不是元青花作為金科玉律,可此次展覽中有一件來自日本大阪市的魚藻紋大罐,通身找不到鐵銹斑,而且沒有任何暈散滲透感,色澤完全呈現在釉表面,有不少人觀后,都感嘆如果這件展品放在社會上,估計專家不會給與認可。由此可見,如果把鐵銹斑限定在一種色或一個狀態去認識、研究、鑒定元青花,肯定是極大的誤區和方向錯誤,何況仿品也能做出鐵銹斑。

5)器型的形態、線條,過去專家也一直把某類形制的器物應該是什么樣的概念,限定在他本人所僅見的有限幾件形制上,凡不相同一律給予否定,某位大專家在中央電視臺曾描述元青花梅瓶應該是什么形制、什么線條,講的很具體、肯定。當時以他手邊的一個梅瓶為例講線條應該是什么走向,反之就是贗品。此理論當年在央視播出,又是出自知名大家之口,可知影響范圍力度有多大??燒獯我煌鉤齙娜雒菲糠旁諞黃?,再不懂的人,也一眼看出形制線條走向都大不相同,而且口部也不完全都是梯形口。由此可見我們以前認知元青花還是局限膚淺。認識還有待在實踐和事實面前逐步完善提高。

6)胎土與火石紅也一直是鑒別元青花的一個重要因素,特別是在2003年以前,文博古玩界一直把胎土有無火石紅作為鑒定元青花的絕對條件,自許明在《收藏》雜志披露了伊朗國家博物館許多都沒有火石紅的元青花照片后,基本改變了相當一部分人的看法,但仍有少數人在堅持原觀點,即使有所改變,也是抽象概念。通過此展的90余件元青花,更是說明,絕不能把有無火石紅或火石紅應是什么具體狀態色澤作為鑒別依據,因為這些展品有的一點也沒有火石紅,有的微微有一點,有的是局部有,有的是大部有,還有的是通體都有,而火石紅的色澤、質感也不完全相同。另胎土也同樣不一,有的顆粒細膩,有的顆粒較粗,有的顏色潔白,有的白中泛灰,這也符合古代生產工藝條件的特點。故我們在研究鑒別元青花時,一定把這些因素都要綜合在全局中去鑒別才能更符合客觀,更要注重微觀老化疤癥鑒定才對。

    (7)元青花的工藝也一直是鑒定認知的重要因素,過去也是把工藝特征限定在僅所見的器物之上,其中常把底足斜削刀痕工藝特征作為是元青花的必備工藝,反之就不是元青花或是贗品??稍謖獯握蠱分?,有一件來自伊朗國家博物館有記載傳世的元青花大碗,底足工藝就是一個異類,底足內外均沒有斜削刀痕,而且還不是傳統認定的平足特征,并且是半滾圓形圈足。從此可以得出,把任何一個概念和鑒定要素定的太絕對,僅從一點下結論,都是錯誤的,鑒定一定要綜合全面認知才會客觀。再有不少器物的底部工藝特征也是大相徑庭各不相同。其中有磨盤底,有旋紋底,有放射紋底,有無任何紋的平面底等等。這些特征也充分證明了元青花本來就不是按一個標準所生產,而是多人、多元、多樣、多地生產的產物。

8)伊朗館藏元青花器物身上某處都是一個一個小四方框的陰刻阿文標識,此些標識都是陰刻,而且里邊填充紅色顏料。而且在2007年一次洽談會上,筆者與伊朗國家博物館元青花專家交流時,她曾談到,這些款都是器物當時運抵德黑蘭托普卡比宮后,由工匠特意刻上的王室標記。而當下我國照此做的仿品,卻是事先用紅色或青色顏料繪制而成,再上釉燒造。造假者不知此細節,僅照圖而仿,故才如此而為。當然我們知曉這些真相后,也可作為辨識真偽的一個因素。

由以上幾個特征和感受認識,我們深深地認識到,古代的社會,本不是一個標準化生產的時代和社會,而是手工業作坊式生產,又是師徒傳承、師門有別、技藝各異。即使是一人所產的產品,因時間、情緒、氣候、條件、火候的不同,再加不同年齡時期的技藝水平,都不可能相同?;褂幸蚴γ排殺鴆煌不崾共凡瘓∠嗤?。再加上生產元青花的地方并非只有景德鎮一處,據考古人員介紹,光景德鎮至少有不下八處之多,另外還有江西樂平、福建邵武、安徽祁門等數十處都有生產元青花的紀錄,故用單一具象局限的抽象鑒定標準去應對多元化生產的產品,肯定是無法準確、有效。當然也不能因此而失去標準和目標,每個時代都有其時背景和特點,因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審美觀和生產力的體現,所以自然會留下時代烙印和痕跡。因此,要結合歷史從宏觀上綜合辯證地去鑒定。更要從元青花的本質和歷史痕跡去鑒定。同時也不得不承認,從此次展覽的情況看,過去書籍所載和專家之言,我們都需要重新審視總結。因為從展品上所透出的各種信息幾乎對過去的許多觀點理論標準,可以說有所顛覆。因此對那些從事古瓷收藏研究的人,因各自的原因,失去了此次參觀機會,確是一大損失。因為此次難得的參觀,的確是勝過聽專家大師講課,更勝過讀那些現有的元青花鑒定書籍,難得的機會很難再有。

    在我們參觀的人群中有兩位資深的藏家,對其中兩件展品提出了自己不同的見解,其中一位藏家對來自俄羅斯定名為蒙古包的藏品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認為從器形上看,猛一看有似蒙古包的輪廓,但仔細一瞧,和蒙古包有較大區別,他認為從高矮、大小、形制摸樣來看,這應是皇家和貴族所用的帽筒。另一個藏家從來自美國的“三顧茅廬”梅瓶也提出了幾點疑問,一是云紋不是元代的云紋而是明代空白期正統年的云紋;二是竹紋的畫法與所有元青花竹紋的畫法、風格、功底、筆法有異;三是蓋和瓶的發色釉質、釉光有異,特別是蓋的釉光、釉質有疑點需要探討;四是胎質顏色與其它干凈而又有滄桑的胎土不一,此件卻有染色似舊的感覺。當然這些只是我們赴上海參觀的個別藏友提出的一些疑問而已,有待他們本人再認識和研究,也許僅是個人所見和一家之言。

    觀展后的兩點思考:

    (1)據筆者事后交流得知還有許多平時從事鑒定研究元青花的人、大談特談元青花收藏鑒定理論的人,此次卻有不少人不愿去參觀,也未前往去參觀實在遺憾。2008年北京首都博物館舉辦72件元青花記憶大展時,更有不少研究元瓷的專家和收藏家身在北京也都自以為是不愿前往觀看,而平時在各種場合,卻是大談特談元青花理論和鑒定,而還總是說真品怎么難得一見,并都以專家學者自居四處為人講解鑒定元青花。不知道他們的鑒定理論依據來自何處,如此難得的機會都懶得一看,對葉公所為不知有何感受。對此本不該談論但因這些人平時總是一副自以為是,僅以個人主觀想象標準,空洞地大談特談如何鑒定認識元青花而又聽不進別人意見,更不愿觀看真品故才有此感嘆。

    (2)在此次90余件展品中,發現了幾件并未見諸報道和著錄的元青花,其中不排除從國內流出,而進入國外展館的可能。由此便產生了一些困惑,為什么國內民間的一些真品元青花,我國有些文博單位和權威專家從不正眼面視,而且還都是不屑一顧,可一旦流出國門被外國洋專家識得收進博物館后,我們的文博單位和專家馬上眼睛放光視為珍品。這種怪現象從民國的趙汝珍批判,到今天廣州的趙白強等專家感嘆,卻鮮有改變,仍在此怪圈輪回重復。中國民間的元青花,真是有待有識之士來發現解救。

  銀川西夏印藝有限公司 © 版權所有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951-4123968 4123898 傳真:0951-4123908
  寧夏銀川西夏印藝公司 地址:銀川市利民南街252號(印章科技大樓) 郵政編碼:750001
京东彩票下载  寧公網安備 64010402000053號